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配资专业网

美元回流 澳元汇率贬值趋势短期难逆转

805

2024-06-05 【 字体:

  在美元指数不断攀升的情况下,其他非美货币汇率持续贬值。作为资源输出国的澳大利亚,尽管其经济保持连续几个季度的环比正增长,且上一财年盈余超预期,但是澳元兑美元持续贬值。主要原因是在全球原油大幅上涨、美国就业市场稳健的宏观背景下,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依旧存在,且美国政府发债规模较大,吸引了大量资金回流美国。

  展望后市,澳元兑美元汇率贬值势头将放缓,但不会很快逆转跌势,主要原因是高利率背景下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也在放缓,未来澳元汇率能否企稳回升取决于美联储加息和全球通胀环境。

  为何美元会大规模回流美国呢

  从美国经济指标来看,尽管部分指标在持续走弱,但是美元的利率和汇率在9月持续走强,这导致美元继续回流美国,从而加大澳大利亚等非美国家继续存在资金外流的压力。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包括投资美国长、短期证券和银行流动在内,7月海外资金净流入1406亿美元,连续2个月净流入,且流入规模均超过1400亿美元。其中7月,外国居民增加了美国长期债券持有量,净买入额为456亿美元;私人外国投资者净买入586亿美元,6月为净买入602亿美元。

  为何美元会大规模回流美国呢?一是9月市场对于美联储四季度加息的预期升温。从通胀的角度来看,8月美国核心CPI增速回落,但是CPI增速在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的推动下反而在加速,这意味着美国通胀有可能反扑。另外,美国就业市场依旧稳健,劳动参与率随着居民超额储蓄的消耗殆尽而回升,薪资增速虽有放缓,但是增速还是处于历史高位。

  二是在美国财政部大规模发债的情况下,债券供给增加,债券价格下跌,美债收益率大幅攀升,引发海外投资者大规模买入美元资产。截至9月26日,对货币政策更敏感的美国2年期收益率最高升2.6个基点并上逼5.16%;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升2个基点至4.57%,刷新2007年10月18日以来最高;30年期长债收益率涨4个基点至4.70%,再创2011年2月以来最高。数据上,6月至9月,美国财政部TGA账户从年内低点775亿美元攀升至6617.2亿美元,而TGA账户资金的攀升主要来源于美国财政部的发债。

  三是避险情绪对美债价格的提振是短暂的,因目前美债供应还是大于需求,且从历史经验来看,美国债务上限谈判大概率在政府关门前达成协议。当地时间9月26日晚间,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宣布,两党领导人已就一项“临时解决方案”达成协议。该方案将使联邦政府资金维持到11月17日,参议院有望在10月1日前即政府停摆之前投票通过该临时方案。虽然45天比民主党人最初寻求的延长到12月的期限短,但它可能有助于议案得到众议院的通过,暂时避免联邦政府关门。

  经济增速放缓导致澳大利亚央行暂停加息

  从经济增长基本面来看,澳元贬值是可以理解的。澳大利亚统计局6日发布的最新经济数据显示,该国今年二季度GDP环比增长0.4%,与一季度持平,降幅较去年同期的0.7%有所放缓;同比增长2.1%,一季度的数据被上修为增长2.4%,自去年三季度以来,连续三个季度放缓。

  消费和固定资产投资是澳大利亚二季度GDP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二季度,澳大利亚家庭支出增长0.1%,为经济增长贡献了0.1个百分点;政府支出增长0.4%,也为GDP贡献了0.1个点。不过,净出口对澳大利亚二季度GDP构成拖累,环比贡献率为-1.42%。

  尽管整体数据强劲,但澳大利亚的经济扩张势头已经开始减弱,这是因为亚洲主要经济体前景的不确定性日益增加。一方面,消费对GDP拉动率在减弱,二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GDP环比拉动降至1.1个百分点,去年同期和今年一季度分别为2个百分点和1.2个百分点。澳大利亚家庭已经面临压力。该国家庭的储蓄率已从3个月前向下修正的3.6%降至3.2%。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制造业继续处于收缩的状态,8月制造业指数依旧是负值,为-19.8。

  另外,与美国相比,澳大利亚的浮动利率抵押贷款更加普遍,这意味着高利率对澳大利亚经济的传导更快、影响更大,这可能导致其经济增长放缓、房价下跌、消费者购买力下降等问题。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中家庭杠杆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债务与收入比率高达188%。

  劳动力市场方面,劳动力市场趋紧带来的另一个不确定性是劳资纠纷。近期,能源巨头雪佛龙在澳大利亚经营的两个液化天然气项目遭遇了罢工事件,震动了全球LNG市场。有消息称,9月8日开始的局部罢工在9月14日演变成为期两周的全面罢工,全球5%以上的LNG供应都受到影响。

  四季度美元利率触顶将缓和澳元贬值压力

  长端利率取决于经济增长。从各项指标来看,美国经济在四季度会出现明显减速,甚至单季度环比负增长。回顾历史,紧缩性货币政策一直是导致几次衰退的一个原因,特别是在比其他G7国家对利率更敏感的美国。除此以外,引发衰退的其他主要因素还包括油价飙升、政府预算加剧紧缩和收益率曲线倒挂。

  一是高企的债务意味着美国不大可能持续维持过高的利率。更高的利率也就意味着更大的还本付息压力。截至6月的数据显示,本财年前9个月,美国联邦债务的偿债成本飙升了25%。IIF预计,到2023年年底,全球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达到337%,远高于新冠疫情大流行前的水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财政预算短缺的推动。

  二是美国居民消费前景不乐观。数据显示,美国9月谘商会消费者信心指数超预期降至103的4个月最低,受经济和劳动力市场恶化影响,反映消费者对未来6个月展望的预期指标跌至73.7,低于80的与经济衰退一致水平。根据美联储9月25日发布的家庭财务研究,除了收入最高的20%家庭,美国其他家庭的额外储蓄已耗尽,现在手头的现金储备甚至比疫情开始时还要少。6月,经通胀调整后,底部80%的家庭的银行存款和其他流动资产低于2020年3月的水平。

  综上所述,短期国际原油价格大涨导致市场预计美联储四季度还有可能加息,以及美国财政部发债驱动了美债收益率攀升。而债务上限给美债带来的买盘并不足以支持美债收益率上升的趋势,美元回流美国是非美国家汇率贬值的主因。中期来看,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美元利率触顶会缓和澳元贬值压力,但能否升值取决于美澳经济相对增长强度和美联储货币政策。投资者可以运用芝商所的澳元兑美元期货合约来对冲和管理风险,该期货合约为市场上成交增长最快的汇率期货合约,可提供与黄金、煤炭、矿物和采矿市场相关的风险敞口。(作者单位:广州金控期货)

阅读全文